您現在的位置:
德孝情感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時間:2019/8/22 21:22:32 點擊:

  核心提示: “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那是因為我們的緣分沒有盡……” 成都和重慶有多遠?不到三百公里,而這一路,80歲的錢浪和81歲的發小婆婆廖忠茂整整走了半個多世紀。那些電影里寫出來的愛...

“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那是因為我們的緣分沒有盡……”

 成都和重慶有多遠?不到三百公里,而這一路,80歲的錢浪和81歲的發小婆婆廖忠茂整整走了半個多世紀。那些電影里寫出來的愛情故事,都曾發生在他們身上……

 要不是8月8日晚的那場生死營救,我們不會得知這個故事。8月8日下午重慶人錢浪突發心梗,“已達休克狀態!”而危機時刻,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的竟是他在成都的小學女同學……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生死營救:重慶老人突發心梗

 小學同學再三請求全力搶救

 8月8日,立秋,但成都的天氣并沒有想象中涼爽。

 當天下午4點過,正在看電視的錢浪突發大面積心梗,被緊急送往醫院,據參與搶救的四川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心內科重癥監護室醫療組長童琳醫生回憶:當時患者血壓只有60/40mmHg,心率35次/分,“加上高齡,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當時接診的醫院心內科住院總符金娟介紹,醫院胸痛中心對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通過“綠色通道”進行開通血管的救治,需要簽署相應的同意書。當時讓婆婆簽同意書的時候,她常規詢問:你和大爺是什么關系?結果她說他們倆是朋友。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而廖婆婆再三請求醫生全力搶救,“醫生,我相信您,我做主!我簽字!”因為急診手術需家屬同意、簽字,所以他們立即聯系了錢浪遠在重慶的女兒。在得到尚屬清醒的錢浪和女兒授權后,廖忠茂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了字。

 隨后,錢浪被推進手術室,兩個多小時的手術很成功。而當晚在重癥監護室,錢爺爺開口對廖婆婆說的第一句話是:“你不要擔心我,我擔心你啊!”

 如何相識:一個院子長大

 從小青梅竹馬

 他們之間到底有過怎樣的過往?記者來到成都市三醫院心內科重癥監護室,一起傾聽這場跨越近半個世紀的相遇。

 1938年前后,有兩個小孩出生在四川資中城區的一個院子里,一個是廖忠茂,另一個就是錢浪。時間過得不緊不慢,他們一起上學,一起游戲,無話不說,慢慢長大。

 廖忠茂記得,資中的夏天特別熱,而一熱起來錢浪背上就會長出許多“亮泡”痱子。每到這時,錢浪就會很自然地端一根板凳坐到廖忠茂前面:“來,給我擠了。”

 廖忠茂回憶,他們倆就是這樣,沒有半點生疏,一切都自然而然。等他們倆快小學畢業時,廖忠茂的家中卻發生變故,沒法繼續讀書,就輟學在家賣豆腐。

 那時十二三歲的廖忠茂就要學著砍柴、擔水、照顧弟弟,補貼家用。而那個年齡怎經得起這樣的重活?錢浪也是看在眼里,常常幫她砍柴、擔水。

 廖忠茂回憶,當年擔水的地方要經過一個很高的臺階,為此,錢浪每次都會先把水挑過臺階運到平地后,才讓她擔。

 而錢浪說喜歡吃烤紅薯,晚上,做完豆腐后,廖忠茂也會在爐灶里給他烤一個紅薯,然后從后門偷偷遞給他。“那時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都沒說。”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失聯47年:因工作生活變動

 兩人不斷地錯過

 這樣每天朝夕相處的日子也沒過多久,因為家庭變故,姐姐離廖忠茂而去。“但還是要填飽肚子啊。”廖忠茂說。那時成渝鐵路已開通,所以在錢浪15歲上高中那年,廖忠茂買了一張火車票,從資中去了成都。

 這次離開,兩人也沒能好好道別。

 而這一別,再見就是4年以后了。

 來到成都后,憑著勤勞與善良,16歲的廖忠茂做起了保姆,因為雇主家也有6個孩子 ,“沒有工錢,只管吃飯。”那時廖忠茂每天只能吃兩頓飯,生活很艱苦。再后來,在雇主的介紹下,她認識了她后來的丈夫。

 1957年,錢浪的母親來到成都,希望能帶她回去。而此時,廖忠茂已與她后來的丈夫相識一年多,也到談婚論嫁的時候了,所以她沒回去。當年下半年,廖忠茂結婚了。

 說到此時,廖忠茂眼中的淚水一下就滾落了。

 她告訴記者,讓她沒想到的是,“我剛剛結婚一個月,錢浪就給我寫信了,他告訴我,大學畢業了就來成都找我!”當天,她哭著拿著信找到視她如己出的雇主吳媽,吳媽安慰她:“算了嘛,你們沒有緣分……”

 那天,她傷心地大哭了一場。

 時間一晃到了第二年(1958年),錢浪來成都出差,而此時,廖忠茂也已誕下了她的大女兒。

 錢浪給廖忠茂寫來一封信,讓她把孩子抱過來看一下,而在那次見面后,因為雙方工作、生活的變動,也因為一切的“不可能”和“為時已晚”,雙方就此斷了聯系,一直到2005年。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你看你,跑了幾十年還是跑到我身邊來了……”

 想找到他:相互有個照應

 兩人再次相遇

 結婚之后,她也沒有把這件事給任何人說過,一直到1999年,丈夫去世。在2005年臘月的一個早上,她夢到錢浪的父親,睡夢中哭醒后,想到錢浪一家對她有恩,錢浪又無兄弟姐妹,她就想找到他,相互有個照應。

 她就把這個埋在心底的事情告訴了小兒子,小兒子找到重慶公安廳戶政科尋求幫助,最終找到錢浪所在單位的電話。

 錢浪也覺得巧,“因為當時全重慶就只有我一個人叫‘錢浪’。”而當時已經60多歲的錢浪也早已退休,因正好臨近春節,所以提供的單位電話也沒人接,怎么才能找得到他家里的電話呢?

 巧就巧在這里,在重慶,竟然正好碰到有人認識錢浪。

 錢浪告訴記者,他一熟人的兒子正好在廖忠茂妹妹的單位開車,知道這個事情后,就把他的電話給了廖忠茂。

 拿到電話,廖忠茂馬上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后,她第一句就是:“好難啊!我找了你幾十年,終于把你找到了……”電話兩頭,兩個年過花甲的老人激動不已。

 那時,錢浪的愛人還在世,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往來,只是逢年過節打個電話問候一下。2016年妻子去世,錢浪才有了來成都見一眼對方的想法。

 59年后再見面:緣分未盡淚流滿面

 兒女們表示支持

 錢浪還記得,那是2017年的夏天,從重慶坐火車到成都火車北站,只有一趟17路公交車去廖婆婆那里,在銀河路公交站下車后,廖婆婆早就等在那里了。

 分開近60年后的第一次見面,廖婆婆很自然地幫錢浪提上箱子,一路往回走,沒有半點生疏。到了廖婆婆家里,他們倆淚流滿面。

 同年夏天,廖婆婆和錢浪回了一趟資中,去了他們長大的地方看了看,走過他們當年走過的河邊,錢浪對廖婆婆說:“轉了一圈你還是回來了,是我們的緣分,沒有盡……”

 為了重敘舊情,2018年的夏天,錢浪也是在成都度過的,一直到今年。

 廖婆婆的兒女和孫女們都非常支持她跟錢爺爺走到一起。出事當天晚上,廖婆婆的大兒子和兒媳、孫女都在醫院守著,忙上忙下。而錢浪女兒錢馨也表示,非常感謝廖婆婆一家人在父親遇到意外時,像家人一樣全力搶救,而對于父親和廖婆婆之間的感情,她也表示支持。

 相互牽掛:有時間就來看她

 “人老了,最怕孤獨”

 對于這份感情,錢爺爺躺在病床上告訴記者:他與廖婆婆青梅竹馬的感情,自小就有,逐步隨著年齡增長,這份感情越來越深。但是由于各種因素,造成與她之間的分離。

 “現在,她有兒女,我有女兒,這不是以誰的意志為轉移的,所以我們只能維持現狀。我有時間,就會來成都看她。”

 8月11日,記者在成都花照壁某小區見到廖婆婆,因為錢爺爺這次突發疾病,急火攻心的她心臟受到了損傷,原本每天都要去醫院看錢爺爺的她當天實在走不動了。

 今年81歲的她,一個人住,雖然兒女都會時常問候,但她告訴記者,人老了之后“最怕孤獨”。“你需要有人陪,給你講講話。”

 “每天晚上我都會帶一杯水進房間,萬一生病了,抽屜里什么藥都有。”住院用的物品她也在家準備了一份,好在緊急時刻拿上就走……

 廖忠茂說:“現在大家年齡都大了,能見面的時間一天比一天少。“有個人在身邊,像朋友一樣,說點知心話,相互牽掛,把這一輩子過完,就好了。”

 老來多健忘

 唯不忘相思

 難得有情人

 祝福兩位老人!

作者:新華網 來源:新華網
德孝推薦
  • plase wait

金贝棋牌

關于我們 | 工作指導 | 德孝基金 | 聯盟派駐 | 志愿申請 | 志愿查詢 | 德孝小記 | 駕駛查詢 | 德孝記者 | 人員查詢 | 基金人員 | 講師查詢 | 榮譽講師 | 青年講師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院  郵編:100733  電話:010-65365235   京ICP備16014648號-4 京ICP備(英)16014648-12 京ICP備(中)16014648-13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031號   投搞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顧問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
版權所有 德孝中華周刊所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德孝中華周刊》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須經本網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站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