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德孝情感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父親是一首散文詩

時間:2019/6/16 17:42:33 點擊:

  核心提示: 山西/郜辰辰 都說,父愛無言,在沉靜含蓄的背后,是一個男人對子女最深沉的付出。都說,父愛如山,在堅強剛毅的脊梁上,云霄氣度里藏著對孩子的永生守護。而我想說,父親就是一首散文詩,也許沒有山的偉岸...

德孝中華周刊文摘:父親是一首散文詩

山西/郜辰辰

       都說,父愛無言,在沉靜含蓄的背后,是一個男人對子女最深沉的付出。都說,父愛如山,在堅強剛毅的脊梁上,云霄氣度里藏著對孩子的永生守護。而我想說,父親就是一首散文詩,也許沒有山的偉岸,沒有海的寬廣,那樣一個平庸的普通男人,卻是我用盡一生也寫不完的散文詩——雋永,綿長,細膩里流淌著燃燒生命的厚重。

       小時候,父親是一首寫滿樸實田園情懷的散文詩。父親是從鄉村走進城市的小公務員,沒有太多幽默和情趣。在我兒時的記憶里,講睡前故事是他每天的作業。他并不會妙趣橫生的繪聲演繹,卻很用心地讀著那些文字,僵硬又努力地回答著幼女天真的問題。母親在北京工作時,頤和園門口販賣的歐洲小禮帽是那個年紀的我最奢望的禮物,母親在公園門口把我罵哭,揚長而去的背影沒有因為我的哭聲停留。爸爸無可奈何的蹲在我身旁,沒有酷霸的買單博女兒一笑,也沒有溫柔體貼的安慰和逗樂,只是默默的拉著我,沉默中偶爾一句“不要哭了”。多年后,我已想不起那些哭聲停止后離開公園的場景,只記得一個雕塑般的男人如以后歲月里一樣,寡言又樸實,像田間的莊稼,總是無聲的陪伴。

       長大后,父親是一首寫滿歲月滄桑的悲情散文詩。在我成長的記憶里,斷裂破碎的家庭是青春期帶不走的傷痕。我不知道曾經寫滿“愿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的有情人為何抵不過生活的蹉跎。在雨季到來的青春期,我也曾怨恨過父母。十八歲成年時,我寫給父親一封信,他沉默地收起,不曾言說半句。有一次我問他:為何不能和母親復婚,三口人一個家不好嗎?記憶里遠去的溫情如何才能彌補?他很久不曾說話,只是蹲在那里,又慢慢站起,再次蹲下,把頭壓的很低。然后,他哭了,一滴淚涵蓋了全部言語。很久很久,我以為他會像讀過信一樣不回答不言語了,他才哽咽著說:“孩子,我沒有辦法彌補,只能用錢讓你過得快樂點。”

       工作后,父親是一首含蓄又深沉的溫情散文詩。父母分手后,父親一直給我撫養費,即使我已成年。年少時,我不懂得體恤父母,因為父親的再婚和繼母的排斥,我心安理得拿著父親的錢,雖然不多卻是親情的見證。直到工作后,我想買房,母親賣了原本留給我的陪嫁房湊首付。父親在一個炎熱的午后來到銀行,神秘又炫耀的拿出四十萬存在了我的卡上。我有些不可置信的問他怎么這么多錢,他只敷衍說是自己存的。可我知道,這是繼母不知道的私房錢,也許有股市的資金和盈余,也許有加班費和年終獎,也許有周末充當人體模特的外快。但無論哪種錢,都讓我落淚。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寫給父親的信,如檄文一般的聲討,卻從未對他說過感謝和抱歉。多年后,當我想要彌補年少輕狂帶給他的傷害時,他卻只是笑嘻嘻的說:“等交房裝修,爸再給你攢點。”

       未來啊,父親是一首未完待續的永恒散文詩。看著他日漸衰老的面容刻滿歲月的痕跡,我總想給他買點什么。而他卻總說阿姨看到會生氣,阿姨吃了你就白買了,阿姨會問哪里來的。于是在多年拉鋸戰中,我只給他買過一套電動車擋風罩,送給他一只我不用的二手手機。而他卻風雨無阻每周來我單位,拿著一兩件水果或者蔬菜,叮囑我趕緊吃。同事們總是笑著問我:“你爸每次送這點東西不嫌麻煩啊。”我只好無奈笑笑。其實,我的工資早已比他高了,又怎會在意那點兒食物。上周雷震雨后,他穿著雨衣跑來送荔枝,又匆匆離去,那個背影讓我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筆下買橘子的父親。

       高爾基曾說:“父愛是一部震撼心靈的巨著,讀懂了它,你也就讀懂了整個人生!”在我寫過的詩文里,不曾寫過父親,那些我所能書寫的文字,無法描繪這深沉牽掛的血脈親情。而父親無論是那種散文詩,不變的始終是詩意里流淌的最真誠的靈魂和最無私的愛。那份愛,走在漫長歲月里,無法細訴,卻溫暖一生。

作者:郜辰辰 來源:德孝中華周刊

金贝棋牌

關于我們 | 工作指導 | 德孝基金 | 聯盟派駐 | 志愿申請 | 志愿查詢 | 德孝小記 | 駕駛查詢 | 德孝記者 | 人員查詢 | 基金人員 | 講師查詢 | 榮譽講師 | 青年講師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院  郵編:100733  電話:010-65365235   京ICP備16014648號-4 京ICP備(英)16014648-12 京ICP備(中)16014648-13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12031號   投搞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顧問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
版權所有 德孝中華周刊所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德孝中華周刊》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須經本網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站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